《忆》最终章

※※第三人称,大概在漫画最后几话那边了。

 

躺在咒术的图案上,幸子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她觉得自己好像要死了——要死第二次了。痛苦的在地板上留着冷汗,幸子知道哲志他们已经到了自己身后了,但她没办法索利的活动。

「找到了……幸子……」

「弱化之后躲在这里了吗……」

哲志等人盯着背对他们、躺在阵法上的幸子,亚由美看着四周,喃喃的吐出了一句:「这里和小雪他们被杀害的地方好像啊……」

哲志看了四周,确定义雄不在后,才开口道:「好、看来义雄不在……又去收集尸体了吗……」

伸手从旁边挑了可以防身以及攻击的铁棒后,哲志继续道:「篠崎,我和良树负责掩护你,在掩护的这段期间,麻烦你净化幸子了。虽然不知道我们能否与幽灵对抗,但我们会尽全力保护你的。」

「我知道了。」点了点头,亚由美看向幸子的方向,「幸子躺着的地方、应该是和那个固定灵魂的阵法是一样的,趁幸子在休息的现在,我们重新绘制的话,马上就能完事了。」

「好,我们小心点接近,不要吵醒幸子。」哲志点了头,「以防万一,直美就留在这里保护老师和由香。」

「我知道了。」

「听好了,各位,成功了我们就能回去了,坚持到底,不要大意啊!绝对要……咦?」哲志没有听到由香的声音,一个转头,由香已经朝着幸子走过去了。

「小由香!?」

「搞什么啊、由香快回来!」

「不对……!不是由香!视角自己动起来了!」由香紧张的落下了好几滴眼泪,她不知道为什么脚就这样自己动了起来,朝着躺在阵法里的幸子走去。

『滚出来……』幸子缓缓地飘向跌在阵法上的由香身侧,『那样子你就觉得自己躲起来了吗?臭虫竟感麻到我的床上……不可饶恕……和你玩玩、然后杀了你!』

「咿——!」来不及躲开幸子朝着自己挥来的剪刀,由香的脸颊被划出了一道伤口,「呜、好痛、好痛啊……」

看到由香被幸子拿剪刀划伤的画面,哲志冲了出去,「由香!」

而在哲志冲出去的下一秒,他发现了躲在上方的义雄,后者不给哲志喘息的机会,跳下了桌子塔之后,一个锤子插点锤中哲志的头。分心思考的后果便是被义雄用锤子的另一侧击中腹部,因过于疼痛,哲志趴倒在地。

高举起握在手中的锤子,义雄准备把哲志锤死的当下,良树冲了出来,「怎么可能让你对哲志动手啊!你也振作一点!真的很靠不住耶!」

「因为有良树在,所以没问题的。」看着良树那一如往常的笑容,哲志也跟着笑了,「篠崎、趁现在去救由香!」

「嗯!」

幸子拿着剪刀疯狂的在由香身上戳刺着,由香因为剧痛而向幸子哭喊着不要、住手之类的话语,但完全没有任何功效。就在幸子准备把剪刀往由香嘴里剪去时,亚由美一个飞扑,就挡下了这一刀,「呜……」

讶异的看着亚由美的举动,幸子安静了下来,亚由美也趁机把剪刀拔了下来,将自己挡在由香和幸子之间。

『你……做什么?』

「不要在加害无罪的人了!乖乖成佛吧!」指着幸子,亚由美说道。

『……被七星影响了吗?区区人类也想对我净灵?』狰狞的笑着,幸子看着眼前的亚由美,『有种来试试啊,你能做到的话。』

 

×第一人称,白川等人那侧。

 

蹲在森林前,我张望着天神小学本馆通往别馆的门,没多久我就感到了一阵恶寒——这是怎么回事?这样的恶寒我以前都没有感觉过……难道说——!

「黑崎,留在这,我去找岸沼他们。」说完,我准备起身跑回本馆里时,被人拉住了手——是筱原。

「相信直美他们,只要跟持田君一起,他们什么都做得到。」筱原笑的很有自信,「要问我为什么的话、就因为是他们啊。再说,你现在回去了,能做什么呢?」

「……我知道了。」对着筱原点了点头,我再次回到他们的身边呆着。田久地先生自从跟鬼碑忌老师分开后,就没有阖过眼的样子,现在在黑崎身边熟睡着。宍户老师因为伤口很多,是趴在山本脚上休息的,而山本则是靠在黑崎的右侧休息着。大家在这里都累坏了,相信那些玩过咒语的人、不是已经消失了,就是疯了吧。

……岸沼,要回来啊。伸手轻轻地摸着不知道为何要趴在我脚上的筱原的头,我在心中祈祷着,希望他们赶紧回来。

「在想岸沼的事情吗?」像只猫咪一样,筱原稍稍抬起了头,「他没事的喔?他们虽然平时都很靠不住,但是在紧要关头、都是很靠得住的人。」

「……嗯。」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身手又揉了揉筱原的头,「……像猫一样。」

「嗯?」她不知道是不是误会了,笑着接了我的话:「岸沼他的确偶尔象只野猫一样,常常竖起自己的防护墙呢,呵呵。」

不过筱原说的也和实际上的状况差不了多少,偶尔像从小被饲养的家猫一样关顺、偶尔又像野猫一样炸开了锅似的发怒,真的搞不懂他真正的模样到底是怎样的了。筱原在我脚上趴了许久,每当我垂下视线、想确认她是否入睡时,我总会被她吓到。

突然地、又开始了比以往更加剧烈的晃动,我伸手把仍趴卧在我腿上的筱原拉了起来,「黑崎、顾好老师和山本!」

还没等到持田他们出来,我们无法随意离开。抬头看向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晴的,虽然仍漆黑一片、但已经没有在下雨了。

没多久、本馆的门突然被踹了开来,「啊?天空放晴了!」

「覆盖着天神小学的灵磁场消失了呢!这样的话一定能回去了!」

「好了大家!来做逆打吧!快拿出纸片!」

看着篠崎和筱原的表情,我把腰包里的碎片拿了出来,「筱原,如果不介意分离一小段时间的话,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接过了我手中的其中一张纸片,筱原笑了,「谢谢你,白川。」

「筱崎、你就用老师的纸片吧。」老师把纸片递了出去,「老师就——」

「老师,请用。」把学生证再次还给岸沼后,我把最后一片碎片交给了老师,「不——」

「老师和哲志他们一起吧,」把老师手中拿着的碎片抽了出来,岸沼把自己的碎片放到了老师的掌心上,「如月离医院比较近,这样比较好就医,我跟白川他们一起去白檀。」

「那就快点吧,感觉不妙。」我看着逐渐开始扭曲起来的天空,说道。

如月的五人围成了一个圈,黑崎、杉本、我、田久地先生、岸沼和筱原围成了一个圈,各自念完了次数后,将碎片拼了回去。一阵白光后,我们都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双眼,我看到的是我们一开始呆的地方——我们的教室。而奈娜她也在外头,仍在等着我。

「奈——!岸沼、山本、黑崎、筱原、田久地先生!醒醒!」伸手摇了摇身边的人们,我勾起了微笑,「奈娜!」

「哥哥?你们弄好久呢……嗯?怎么两个不认识的……」眨了眨眼,奈娜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朋友吗?」

「嗯,朋友。」我笑了,奈娜看着我们的表情没有变动,可是、拜托别是我想的那样,「奈娜……雾崎她……」

「雾崎?那是谁的名字吗?」

「……没事,你先回家跟爸妈说我晚点到家,我会带黑崎他们回家的。」

「嗯。」

目送走奈娜后,我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黑崎、山本,问题大了。」

刚刚趴倒在地上的五个人瞬间爬了起来,他们脸色都很凝重,我相信他们都听到奈娜的回应了。

「健介……只有我们、还会记得裕也吗?」岸沼的声音很小,「只有我们、会记得他?」

「应该是这样的,」我开口打断了岸沼和黑崎的话,「在天神小学死去的人们,都只会存在于同样去过天神小学、与之出生入死的人们的记忆里。而其他人……像是奈娜他们,便会完全忘却。」

「……那老师……」

「嗯,存在也会被抹去吧。」伸手拉起了黑崎,我看了看在场的每个人,「走吧,去医院,没有伤口的也检查一下。」

没有人回应,但他们都跟在我的后方。我带着他们到了我家所开的小诊所,爸和妈虽然生气我晚回家,但看到了带着伤的黑崎跟浑身血污的我们,二话不说就带着大家进屋了,爸爸专心帮被刻命刺伤的黑崎疗伤,而妈妈带着我们去全身检查了一遍,我跟岸沼因被柳堀义雄敲过头,有着轻微的脑震荡,不过检查过后是没有问题的,奈娜则是跑去清理了客房,让他们晚上在家里休息、顺便观察脑震荡的状况。

山本以及筱原各自打了通电话回家报平安后,我跟奈娜也说我今晚不回房间、今晚跟筱原他们一间后,我在客房里铺完床铺后,就在里头等他们全部进到房间里。

今晚我们有话要谈,是有关于在天神小学里丧命的同学们的话题。差不多等了半小时后,筱原他们才慢慢地走进房间里,最后才是田久地先生。

「田久地先生,今后要怎么办呢?」看向伤比较少的田久地先生,「鬼碑忌事务所肯定是没办法了吧?」

「别担心,我还有其他工作的。」田久地先生笑了,「不过在那之前,我要先去履行我自己在进入天神小学之前,所做的承诺。」

「啊,是未婚妻的事情吧?」听着田久地先生说着之后的打算的同时,我用着铁丝把脚上的锁拿了下来,随后就把铁丝转交给了岸沼,「岸沼,给。」

「谢谢,」接过了铁丝后,岸沼自己一个人窝在角落慢慢弄着,「健介他还好吗?」

「伤口太深,要完全复原的话需要一段时间。」爸爸打开了房门,看着为在一起的我们,「女孩们不单独一间吗?」

「没关系,这样比较有安全感。」筱原勾起了笑,「谢谢伯父借房间给我们休息。」

「这么晚了,先睡吧,明天你们还要上课呢。」爸爸没有追究我到底去了哪里,可是妈妈自从我回来之后,脸色一直很难看……是怎么了吗?

在爸爸关上了门之后,我叹了口气,「大家,虽然这样说非常对不起在天神小学中逝世的朋友们,但千万不要在其他人面前提起那些人。」

「为什么?明明他们——」

「因为我们会被当做有问题,」指了自己的脑袋,我看着眼前替那些人抱不平的生还者们,「知道吗?奈娜她喜欢刻命,也跟雾崎很好,可当我跟她提起雾崎的时候,她问我雾崎是谁、没有问起一开始与我们一起实施咒语的人去哪了,这肯定是刻命他们的命数。」

「……我知道了,」岸沼意外的很快就接受了这事,「可你捡到的那些名牌,要怎么办?」

「我自己留着吧,或许哪天就会用到了也说不定。」

我们很有默契的结束了这个话题,我看着他们各自入睡后,也准备回到自己跟奈娜的房间,却发现门早已被拉开了,妈妈就站在门外,「宝贝,来一下。」

缓缓起身,我看了眼躺在我右侧的岸沼、以及躺在左侧的筱原,确认他们没有被我吵醒后,我便轻轻的走到门前,「怎么了?」

「……妈妈要告诉你一些事,有关妈妈的事情。」妈妈的表情很凝重,我跟着妈妈走到仍亮着灯的客厅,爸爸也在。

我没有急着问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静静的看着爸妈,我想他们在这个时间只找我来,是有非常严重的事情要跟我说。

「儿子,这是无法避免的因果轮回。」爸爸突然如此说道,我静静地听着爸妈接连着递交给我的所有讯息,偶尔我提出问题、他们回答,但全部、基本上就我听着爸妈的叙述。

他们说完之后,仅留下一盏小夜灯给我,就去休息了。我就坐在沙发上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我很清楚妈妈在说什么,妈妈跟我还有奈娜提过,她还没跟爸爸结婚之前,是姓「筱崎」,这就说的过我为什么听得懂冴之木的咒语了。

妈妈今天给我的讯息不单单只有她姓「筱崎」这件事,她说,她跟筱崎幸子的妈妈有血缘关系,而且非常的近。筱崎芳惠是妈妈的妈妈的妹妹,也就是祖母的妹妹,所以我和奈娜也是幸子的亲戚,不只筱崎,我也是,所以我听得懂冴之木当时所念的咒语。妈妈说,他们筱崎一家是个大家族,以「除灵」为本业,但近期本业做不太下去了,所以大家都各奔东西,藏起了自己的本业、开启了新道路。

看着手中妈妈留给我的家族照,里头真的有幸子与芳惠小姐的身影在,将照片放回原处后,我折返回房间内,岸沼并没有如我所预想的熟睡着,他已经坐在床铺上,看着我的身影。

「不睡了?」看着岸沼,我问道。

「……刚才去哪了?」岸沼看着我,我也缓缓地走回床铺边,「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刚刚在跟我爸妈谈事情,」我看着再次靠上我肩膀休息的岸沼,「累了就睡吧,现在不是在天神小学,可以好好休息。」

「嗯。」点了点头,岸沼再次躺回床上,「你也早点睡吧。」

 

一夜无梦。这是我对当天晚上的评语,早上,我们整房的人都是被奈娜叫醒的,她叫醒我们之后,只是一脸我们到底做什么去了,怎么会累成那样的表情看了我们一眼,就去帮我们准备早餐了。

爸妈他们早早就出门了,他们去哪里我也没有一个底,但是我大概可以猜想的到,是去找其他的「筱崎」了,这次的“天神小学”事件,或许是他们没有料想到的事情。昨晚对爸妈解释了发生了什么事之后,他们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

田久地先生以要让岸沼跟筱原平安到校为由,带着岸沼跟筱原就离开了我家,而我、黑崎、山本跟奈那就一起出发去学校,昨晚我们在房内讨论时就已经得出了一个虽然痛苦但很实用的共识——不管怎样,都不能提起在天神小学里逝世的大家的名字。

「对了,哥哥,」奈娜突然喊住了准备跟黑崎还有山本一起去教室的我,「上回妈妈跟你提过的那个,考虑的怎么样?」

「会去的,可以的话、再加一个名额。」我笑着回应了奈娜。

为了让他忘却,还是这样吧,虽然是我自己的小私心。

希望他会答应我呢。

 

本篇、完。


时间 2018.08.3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