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第六章

※※【田久地.直美.世以子线】→【岸沼.班长线】的回到如月那边。

※再度提醒,时间轴混乱。

 

稳住了脚步后,我带着岸沼几乎狂奔了起来。跟田久地先生他们分开的时候,是在保健室前的走廊上。

狂奔到保健室前,田久地先生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我想了想,带着岸沼又朝着2-A跑去。

伸手轻敲了敲门,门内的人似乎疑惑了几秒,最后拉开了一点点的缝隙,看到我的脸之后,门被全部拉开了——

「白川君!」筱原伸手抱住了我,然后把我扯进教室里,「快进来!」

「岸沼!」

「嗨。」干干的跟中岛她们打了招呼后,我转头看向田久地先生。

「我有话要问。」说完,我便一股脑的把问题全丢了出来,顺便把捡到的纸条拿给了他。

「……看来老师跟我分开之后,仍调查着这件事……」田久地先生坐在桌上,「你们应该是被“幸福的幸子小姐”带来这里的。」

稍稍瞪大了双眼,我点了点头,同时阻止了其他人的发问,让田久地先生继续说下去。

「……当初老师要带我来的时候,我曾跟老师说,我们要带着小七星来,可是老师以“太危险了”为由,拒绝带小七星来的提议。」田久地先生叹了一口很大的气。

为了取材,鬼碑忌老师的后辈,也就是冴之木小姐她前往幸子的家去寻找“幸子小姐”的、我们撕开的那个人偶,以供鬼碑忌老师施咒使用。然而,她并没有预测到,鬼碑忌老师并不打算带上她,所以她在知道之后,在网络上公布了错误的方法,就仅仅只是为了让鬼碑忌老师的故事里、素材可以增添。

而正确的「幸福的幸子小姐」的咒语是,施咒的在场人数再加上幸子的份,之后撕开,便不会有任何问题。若没有加上幸子的份,而游玩咒语的人里头又有灵力高强的人在,就会把幸子的冤魂召唤到现世,然后把所有在场的人拖进「天神小学校」里头。

而田久地先生跟鬼碑忌老师他们在到这里后,有回去一次过。他们是实施一种称为「逆打法」的方式回去的。实施方式跟刚开始的咒语相同,要加上幸子的份,然后把碎片拼凑起来,就可以了。不过,使用的碎片必须是同一张人偶的碎片,才可以,不然会有怎样的后果,谁也不知道。

「老师大概已经过世了,我也没得回去啦。」田久地先生说完之后,苦笑着说道,我犹豫了几分钟,伸手拿出腰包中、袋井的学生证,从里头拿出了人偶的碎片,递给了田久地先生,「请您跟着我们白檀的学生,一起回到现实中。」

说完,我和岸沼让田久地先生带着中岛跟筱原,我们离开了本馆,走到可以通道别馆的门前——哪里有门啊!

「……唉,好吧,千万别分开,回到2-A,我们要找时间回——」

我话还没说完,中岛就伸手抱着筱原,然后田久地先生便领着她们两个离开了我跟岸沼面前,他们知道我又要去帮他们找人了,现在仅剩持田还没找到人了。岸沼看着我左手心上的剪刀,想说些什么的,却又没有说出口。

「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我耸肩,勾起了一抹笑,「走吧,看有没有办法可以去别馆,或者去找到筱崎跟老师。」

说完,我拉着岸沼就继续在校栋内搜查着。虽然已经搜查过了许多次,但我们仍不放弃任何细节。就仅仅是希望可以看到有关持田的消息。

之后,不知道路过了几次铃本的尸体后,我们在前往三楼的楼梯前,再一次的被地震给震软了膝盖。

「该死。」我把岸沼压到墙边,将他护在我跟墙面之间,天花板落下了几块木板,从我们身侧落下、坠到一楼。

直到地震平稳后,我看着四周的景色,准备上楼时,岸沼拉住了我,指了指本来可以通过的走廊——

「是你把老师抱出来的那间教室。」他说。

「走吧,去2-A。」说完,我带着岸沼走回2-A,然后我敲响了门,「筱崎,是我。」

门后传出了些许声响,然后门被拉开了,是筱崎,老师也坐起身来,「你们没事吧?」

「找到由香了,但持田没见到人。」说完,我跟老师说完话之后,把篠崎拉了出来,没多久,一阵比前几次地震还要剧烈的摇晃朝着我们袭来。

 

张开了眼,我看着我根本不熟悉的教室,张望着四周,我看着倒在我右手边的岸沼,以及倒卧在岸沼身侧的筱崎,我没有喊醒他们,因为他们就在我醒来后没多久,醒了。

篠崎开心的在教室里走着,但随后,她的笑容渐渐的小了,而岸沼则是在箱子里翻找着,从箱子里翻出了医疗箱,然后拔出了我左手心上的剪刀,帮我包扎了起来。

「谢谢。」

「不客气,篠崎,有找到其他人吗?」说着,岸沼起身看向筱崎。

「……没有,大家没有跟着回来。」篠崎说道。

「那里。」我伸手拉了拉岸沼的袖口,指着不远处裂开的空间,从里面扑出了个女孩,是管乃,「怎么只有我们三个回来?」

『送大姐姐三个人回来,已经用尽了我们的全力了……对不起……力量不足……』她苦着脸说道,我站起身后,先是阻止了准备说什么的岸沼。

「别说多余的话,静静的听着吧。虽然我跟你一样好奇,为什么其他人没有回来。」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岸沼愤愤的咬了咬唇,吞下了自己想说的话。

『我们是不被允许成佛的,』管乃有些伤心的说道,『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天神小学那强大诅咒的齿轮的一部份。我们的灵魂解放了的话,也就只是诅咒的齿轮崩坏了,天神小学内的多重闭锁空间消失了而已,并不代表囚禁着你们朋友的天神小学的诅咒自身会就此消失。』

「天神小学的诅咒?怎么回事?」我看着管乃,平淡的问道,「要怎么才能解开那所谓的诅咒?」

『想把天神小学的诅咒解开的话,那个可恨的杀人事件的犯人的忏悔是不可或缺的。』

听着管乃的说辞,我皱起了眉,难不成……

「就是说,那个人偶的忏悔还不足够吗?」篠崎看着管乃,我感觉到了些许事实。

『不是……那是……』

我伸手抓着差点暴冲的岸沼,「冷静。管乃,可以说的详尽一点吗?」

『……对不起……我说不出来……』管乃的眼泪流了出来,她在害怕什么?

「我们——」

「我已经不想再看到有人在我面前死亡了,我想要帮助你们,管乃。」我走到管乃面前,蹲了下来,「请告诉我,到底谁那么残忍的伤害了你们。我的同学仍在那里面,或许他们已经遭遇到了不幸,但我仍想抱着他们依旧活着的这个心态去救他们,拜托你,告诉我是谁那么残忍的伤害你们。」

『……大哥哥……』管乃低下了头,似乎在犹豫着,随后她抬起头,『我知道了……我把所有的事情,把事件的一切,全都告诉你们。』

『……那天正好,也是像这样、下着雨的午后,我被绑架了之后,杀害了的那天。早上的时候,我跟妈妈大吵了一架,因为不想见到妈妈的脸,放学之后,我没有直接回家,一个人蹲在学校里的长廊下面,就这样呆呆地看着雨水。』管乃她仍旧有点惧怕,但她选择继续告知我们,『然后义雄老师他走了过来,坐在我的旁边,一边嗯嗯的回答我,一边听着我说话。老师虽然患上了怪病、变得说不出话来了,但是老师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我很喜欢老师的。可是……』

「在这之后,他不就犯下了杀人罪吗?」

『是的。』

「于是,关键的那个案件,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是跟犯人关系那么要好,到底发生了什么?」见管乃没有继续说下去,岸沼便开口问道。

而管乃因为害怕,而开始哭泣。见她因为哭泣而无法言语,我伸手将管乃搂进怀中,「别哭了,我们都在,我们听你说。」

『大哥哥……谢谢、我不要紧的……可是在这之后所发生的事情,我想光用言语表达的话,你们一定是无法相信的……』

「咦?」

发出了短促的疑惑,管乃伸手触碰了我跟篠崎的身体,随后、我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回过神,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就像是被绑住一样,而且这里,就像是我跟岸沼被带着锤子的男人带走时,关着的那间房一样。听着耳边孩子们的哭声,大家都活着,而且……那是那个男人?该不会他就是义雄老师吧?难不成这是管乃的记忆……难道我是身处在管乃的意识中?

义雄他拿着一条长布把管乃的眼睛蒙住了,因此我也被夺去了视力。平静的听着身边的声响,只闻义雄的一句「按顺序」之后,我即刻猜到那句话的含义。安静了一会,我听见了吉泽的声音,随即有温热的液体喷溅到脸上,浓厚的铁锈味,这是血。咬着牙,我听着吉泽逐渐微弱的呼救声,直至消失,吉泽他被杀了。随后,脚步声逼近,换辻了。

她哭喊着,要对方住手。尔后,我听见了重物落地的声音,这应该是辻的头被砍掉之后的声音吧……她活生生的被砍了上颚……最后,脚步声停在我的正上方,头皮一阵刺痛,我被人扯了起来,蒙着眼睛的布条因挣扎而脱落,我看到了窝在角落的义雄,如果不是他杀了吉泽跟辻,那么是谁——

我把视线放回了前方,眼前的是穿着红洋装的幸子,事件中唯一的幸存者。可是,为什么是她?

人偶的忏悔没有用,是因为,义雄并不是杀害了他们的凶手。杀害了他们的犯人是事件中幸存下来的幸子啊!知道了犯人之后,我没有问问题,反倒是等着幸子接下来的举动。她喊了义雄过来,压着当初在挣扎着的管乃,然后她拿着剪刀,刺进了管乃的左眼里。那份剧痛,现在换我体验了,很痛,可我仍可忍着不喊出声,但跟我一起被拉进管乃意识里的篠崎呢?她把管乃的眼球挖掉后,把剪刀放进了管乃的嘴里,剪掉了她的舌头。

管乃的意识消失后,我张开了双眼,看着站在我身侧的管乃,伸手抱住她,「……对不起,没有早点认识你。」

『大哥哥真善良……』管乃靠在我胸口,『犯人、看到了吧?』

「啊,没想到是那家伙。」轻轻地摸着管乃的黑发,我看着她,「对不起,我要回到天神小学,可以把我送回去吗?」

『可是大哥哥跟那个大哥哥……』

看着我跟岸沼的脚链,我叹了口气,「等篠崎醒来吧。」


时间 2018.08.3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