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第二章

×篠崎、岸沼线。

※※第一人称,原创主白川哲也视角,途中转换视角有。

※※那个把老师压在刀具柜下的男幽灵就当被幸子干/掉。

※文里「白川哲也」的情绪饱含着文主的情绪,所以……I'm sorry.


「痛……!」从地板上撑起自己的身体,我伸手摸了自己可能撞到桌子或地板的头,从地板崩落的那时候开始,就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的感觉一直在我的脑还里转个不停。

这是一间我没看过的教室,地板摸起来是木制的、跟现在的教室不一样——这里不是白檀。不确定这里到底是哪里、到底安不安全,但可以确定的是,刚才一起实施咒语的黑崎他们不在身边。

先不说男生群,女生只有三个,雾崎、山本和卜部。雾崎和卜部本身就很胆小了,山本在这种陌生的地方,肯定也会很害怕的,更何况身边可能谁都不在……如果是“那家伙”的话……啧,这样想就冷静不下来了。

「雾崎!山本!卜部!」站起身,我开始缓慢的在教室里移动着,在这种状况下大声喊叫、可能会把可能存在着的“敌人”吸引出来,可是为了三个女孩、牺牲我的生命也得保护她们。

『这里有声音,我们进去看看吧,岸沼君。』门外传出女孩子的声音,照她的话来看,有同伴在她身边,而且还是个叫岸沼的。

『喔、喔……』

站在原地,我冷冷的看着离我最远的前门被人拉开,走进教室的是穿着如月制服的一对男女。

「啊!果然有人在!」绑着双马尾的女孩子举着蜡烛,看着我。

「我们要找的不是哲志他们吗……」根据没有其他人跟着进来,我直觉地把“岸沼”这个姓氏搭在淡金发的男生身上。

「又没关系!多一个人多一个保障!」女孩拿着蜡烛,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我面前,「我是篠崎步美,你呢?」

看了岸沼和篠崎一眼,我并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多观察了他们几秒钟,直到篠崎打算再一次问我名字前,我开口道:「白川哲也。」

篠崎看了看四周,在教室里面没有看到其他的人,她开口道:「你也是一个人吗?」

「……很重要?」挑起了一边的眉,我反问了回去。问了不必要的问题,真是的……现下是要找到自己失散的同学才是最重要的吧?为什么可以东扯西扯一些不必要的问题啊?

「呃,那我们一起行动吧?」

「喂,篠崎——」

「不必了。」看了眼手腕上已经停止走动的手表,我拒绝了篠崎的邀约,说完我就直接走出了教室,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里挺黑的。拿出了手机,我看了眼电量,大概还可以撑到我把这间学校逛完,将手机切换成手电筒模式,我直接走向我最在意的方向。

在转角拐了个弯,眼前的走廊破了个大洞,没有可以通过的方法,有也只有穿越教室,不过依照手中持有东西的特性,篠崎他们没进教室的可能性很高,再加上篠崎是个女孩子,抓力可能不够、腿长也是,岸沼也不可能丢下篠崎一个人进教室里调查,他们没进教室的可能性就更大。

「……进去看看好了。」决定好之后,我伸手推了推门——门很轻易地就被我推开了,而刚好篠崎他们也跟着我的步伐走出了教室,朝着我的方向走来。

「等等!你在做什么!」看着我已经跨进教室的左脚,篠崎错愕的喊道。

「吵死了,呆在外面。」冷冷的看了眼篠崎,我把手机放到了胸口的口袋中,用空出来的双手分别抓住了门板和门框,施力让自己整个人踏进了那间被封锁的教室里,踏进教室之后,我伸手把门拉上——篠崎太吵了。

从口袋中把手机拿了出来,从后面开始调查着教室,缓缓的向前走着,我意外的看见了挡住了去路的柜子,「倒了……?」

蹲了下来,我准备把柜子抬起来的同时,我摸到了湿滑的液体,将手抬到光源前,我才发现那液体是血。是谁的血?碍于光源的范围有限,我无法确定到底是谁流血了,我伸手把柜子抬了起来,然后将手机拿了出来,照向地面——

柜子下方压着一个背部刺满了尖/锐/物品的女性,她正痛苦的喘/息着。

「您还好吧?」把光源朝下,我脱下了外套,「您忍着点,我先帮您把刀/具、剪/刀等尖锐物品从您背后拔除。」

「……麻、麻烦你了……」

连呼吸都很小心翼翼,看来真的伤的不轻。这样想着,我缓缓地拔除她背上的那些刀/具和剪/刀,然后用外套包覆着她的背部,「我不确定哪里有包扎的用具,但请允许我带您出去。」

「还、还是一样……麻烦你了……」她的声音很微弱,如果不是知道她还活着,我大概可能会以为自己幻听了吧。

这样想着,我伸手抱起了这位身受重伤的女性,然后走向我刚才进来教室的那扇门——我刚到这里没多久,还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所谓的“保健室”,只得去问篠崎他们了。

「篠——」才刚困难的用脚推开了被我关上的门,脱口而出的姓氏才到一半,就被眼前泪眼汪汪的人给打断了。

「结衣老师!」篠崎看着我怀中的女性,眼里积蓄着的泪水像是没关紧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的落下了数也数不清的泪水,不过就这样看来,他们肯定是一起过来的人了吧。

「篠崎同学……岸沼同学……」

「得了,先带老师去包扎伤口,」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开口打断他们温馨的重逢,「这位老师的伤口是不计其数的,无法计算,若你们想要你们的老师就这样血流过多死/亡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

「保健室在这里。」听到我说的话之后,岸沼立刻对着我伸出了手,扶着我、让我平安的带着他们的老师,抵达了他们站着的地方。

「岸沼同学、篠崎同学,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

前往保健室的路上,结衣老师一直担心着眼前的篠崎两人以及位于不知名位置的其他学生,真是名副其实的好老师啊。有很多老师都只是挂名的东西而已,连学生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那边装好好先生、好好小姐,最讨厌那样的老师了。

「对了……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白川哲也。」

「白川同学,」结衣老师突然伸手轻握住我的手臂,「可以麻烦你帮我去楼上看看,是否有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老师,我们刚刚绕过这所学校一圈了,」岸沼在老师说完请求后开口道,「我们没有看到发出惨叫的中岛或者可能跟中岛一起行动的筱原……甚至连哲志、森繁和铃本我们都没有看到他们的踪影,在这里的只有我们……」

听见了那位中岛的惨叫,可是绕了这间学校一圈,都没有看到人?而且也没有看到其他同行的人?

「……不同的空间……?」下意识的,我脱口说出了这句话,惊得篠崎他们三个人都看向了我。

「白川同学,可以请你多加解释一下吗?」走进了保健室,我将老师放到床上后,退到了一旁,「我想知道你在思考些什么。」

听了老师的话之后,我便开始说着我自己的猜测,我刚到这里没多久,也没有看到跟我一起掉进洞里的朋友们,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在者,岸沼他们的状况也很奇特,明明就听到了同学的惨叫,却怎样也找不到人,甚至在可能发出惨叫声的地方,看到了黑色的、如同人影的印子,这样也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所以按照你们的说辞,我推测、你们所听到的,是从不同空间传递过来的声音。可能不是当下发生的事,」推了推眼镜,我如此说道,「可能是前几个小时或者,几个小时后发生的。」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我向他们告别了。我希望他们先带着老师去遇见我的教室稍作休息,同时,我确认了我的包包里有着钢笔之后,我便走出了教室。

没多久,地震又开始了。

不要啊——!世以子——!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连对不起都还来不及跟你说!

什么都来不及了,不管是道歉、还是做些什么,都来不及了。世以子就在我的面前,上/吊了。

——TBC……

时间 2018.02.23
评论